万俟霖Rachel(懒癌晚期)

刚才做日课的时候超级扎心。

近侍兼桑。

问:“你爱我吗?”

绿球球。

我想着是不是我问错了,日本人都比较含蓄,日本刀也应该差不多,兼桑要是被我这个问题吓了一跳出个绿球球也可以理解。

于是又问:“你喜欢我吗?”

绿球球。

我受到了一万点暴击。后来自我安慰,搓球球不过是个概率问题,不要当真不要当真。

虽然这么自我安慰,但是还是不太甘心,于是继续问:“那你爱堀哥吗?”

金蛋蛋!!!

那明晃晃的金蛋蛋不仅刺瞎了我的双眼,也伤害到了我玻璃心。

瞬间血条清零。

第一把极化的打刀是谁啊!!!婶子主动把极化堀哥安排到队里为的是让谁开心哦!!!因为谁婶子才会有把一队全换成新选组的念头啊!!!是谁担任近侍的时间最长啊!!!你看旁边hsb和巴主任抢着当我都没让好吗!!!

港真,如果可以,我现在一定会把和泉守兼定这振刀按在地上摩擦摩擦。

和泉守兼定同志,咱俩坚固的友谊之船就此倾翻,近侍什么的你就不要当了(之前问他想不想继续当近侍的时候他说想),我交给hsb。




评论(9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