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俟霖Rachel(懒癌晚期)

【瑟莱】梦

昨天晚上半梦半醒之间开的一个脑洞。大体就是瑟兰在梦中梦见少年时代的Leggy闲着没事气他玩儿的日常之一,然后被气醒了的故事。
大王气性也真是大。至于小叶子老顶嘴,我觉得总比闹离家出走,让大王孤独终老好,况且少年人嘛,谁没个顶嘴的时候不是~

瑟兰迪尔骑在大角鹿背上,难得悠闲地漫步在密林间。彼时密林尚有绿树成荫,华美而庄严的宫殿四周围绕着层层参天古木,树枝还不曾变得焦黑枯黄,生机遍布,遮掩住了不久将要到来的死气沉沉。

午后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,在森林温软厚实的泥土上投下斑驳的光影。鸟啼声清脆婉转,在茂密的森林中传彻。从林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轻巧的脚步声未能逃过精灵王灵敏的耳朵,只听脚步声越发近了,伴随着弓箭上弦的声响,瑟兰迪尔无奈地叹口气。

“Legolas——”

从不远处的一棵巨树上探出一个小脑袋,正是偷袭未遂的莱格拉斯。温柔缱绻的阳光丝丝缕缕地洒在他身上,衬得少年人的身材更加劲瘦挺拔。金发的小王子瘪瘪嘴,把弓箭收回箭囊,三跳两跳蹦入他ada的怀抱,稳稳地跨坐在大角鹿的背上,往ada怀里一倒。

“又失败了啊……”小王子情绪低落。

“声音还是太大了,不过没有关系,你还小,日后多练习就好了,也不急于这一时。”瑟兰迪尔看着怀中小精灵纤细有力的腰身和尚未张开的俊秀脸庞,不由得露出一丝微笑。这若是让密林的精灵们看到了,必定会暗暗羡慕——他们的王,也许只有在莱格拉斯面前才会舒心一笑。

莱格拉斯听罢,并没有言语,只是抬头看了看宛如镂空一般的树叶间镶嵌着的湛蓝的天空,皱了皱眉。

瑟兰迪尔浅浅一笑,用低沉的嗓音询问莱格拉斯,“怎么了,my son?”

莱格拉斯直起身,转身看向他的父王,“ada,我不想总是待在密林。”

瑟兰迪尔深深地看了儿子一眼,有些不悦,“我亲爱的小叶子,为什么不愿待在密林呢?难道密林有什么不好吗?”

莱格拉斯看得出ada有些不高兴,小声嘀咕着,“总是在密林,密林的一切我都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,所以才想要到外面去看看嘛。”

“每年埃尔隆德不是都会待着他的两个儿子来密林吗,他们不会和你讲一讲吗?”瑟兰迪尔声调微微拔高。

“但是他们说毕竟是他们说,我更想要亲自出去看一看啊!”莱格拉斯并不理解ada为什么突然生气,少年人气血旺盛,忍不住顶了一句。

“Legolas!不许再提这件事!”瑟兰迪尔脾气喜怒无常是出了名的,无论怎样克制也无法改变。瑟兰迪尔眉头越皱越紧,饱含怒气的双眼一瞪……

他醒了。瑟兰迪尔环顾四周,看见了熟悉的房间,低头一看,还是婴儿的莱格拉斯躺在床上,睡得正熟,乖巧的睡颜没有一点像他梦中惹他生气的那个小坏蛋。

于是瑟兰迪尔长臂一揽,将小团子抱入怀中,心满意足地继续睡去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当然,他不知道的是,那个团子将来还是会长成天天气他玩儿的那个小混蛋的。hhhhhhhhh

评论

热度(26)